仰望星空,这次想到了别的

2018-02-09   作/译者:karl大宇  

这几天无论是微信群,朋友圈还是订阅的公众号,都被『又一个姓马的』刷屏。这里面『传奇』是一个关键字,『太空』是另一个,而最触动我的,是『少年立志、不忘初心』。



而说到后两个关键字,我很自然地想起了M君,那个和我一起工作的兼职学生。


因为M君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因为从小仰望星空而决定投身太空事业,目前正在这条路上一步步向着自己目标前进的人。


M君本科报读了物理+计机双学位,刚开始时,我先入为主地以为这属于那种中国式励志故事:高考没发挥好,所以进不了热门的计算机专业,只好退而求次先读个物理专业,然后发奋终于双学位了计算机...


但后来和M君熟了,才知道根本不是这样。因为人家从小就对太空很好奇,所以一开始选择的就是物理专业(空间物理),计算机专业只是人家除了学有余力外,还想多掌握一门工具,这样有助于以后探索太空。


M君的优异表现,吸引了我老板的注意(我老板是计算机系的Director of Teaching),于是邀请他过来兼职。刚好M君和几位朋友也在搞自己的一个项目(后来得知他的项目得了一个什么创业大奖,还拿到了学校的孵化器的一笔奖金),所涉及的内容和教授的项目有点沾边,于是他就过来帮忙了。


功夫不负有心人,M君今年就要毕业了,他拿到了ANU(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,澳洲国立大学,澳洲排名最高的研究型大学,也是澳洲唯一一所国立的公立大学。澳洲其他公立大学均为州立)的Space Engineering(太空工程)的全奖,用他的话来说,『要去做卫星』了。


上次和朋友说起M君的故事,朋友第一反应是为什么M君不去美国继续深造,而要留在『落后』的土澳?


其实我当时也有过类似的疑问,不过现场我没有马上开口问,因为这样不是太得体:人家告诉你拿到某所学校的全奖,而你第一反应不是恭喜别人,而是问『为什么不选一所更好的学校』?


就算有这样的疑问,也得开口恭喜完了别人,再迂回曲折地抽丝剥茧啊...


果然,很快M君在听完我一个关于马来西亚宇航员的故事后(如果今天字数能控制在1800内就写),在大笑之余,慢慢说出了他背后的故事。


首先,ANU是一所研究型的国立大学,世界排名非常高。根据最新的2018年QS世界大学排名,ANU排在第20名(btw,在这个排名里,清华排25名。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打开看看:https://www.topuniversities.com/university-rankings/world-university-rankings/2018)。


其次,ANU早几年拿到了政府的专项巨额拨款(国立大学的资源不是州立大学可以相比的,集中国家力量办大事啊),狠狠地花在了AITC(Advanced Instrumentation and Technology Centre,先进装备及技术中心)上。简单来说,就是澳洲科学家们以后可以在澳洲本土做卫星了,100%土澳制造。对于渴望自己造卫星的M君来说,还有比这更激动人心的吗?


最后,可能还真有比这更激动人心的。M君当年去德国慕尼黑大学当交换生时,『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』之余,还顺便谈了一个德国美女大学生做未婚妻(没错,不是女朋友,而是未婚妻,fiancée,人家都订婚了。这背后又有些好玩的事情,不过篇幅所限,这次就不挖了)。现在同样是学霸的未婚妻也要来ANU读书了。


综上,我想不到任何理由M君要离开『落后』土澳而远赴美国『深造』。


ps,马来西亚宇航员小故事:马来西亚是最开放的伊斯兰国家,伊斯兰国家第一个宇航员,就是马来西亚人。当年此君要进入太空时,在伊斯兰世界引发了一场影响很大的争论,几乎导致升空受阻。


穆斯林在太空中,应该朝哪个方向朝拜?因为这一旦成为规矩,所有的穆斯林日后进入太空时都要遵从。如果你住过伊斯兰国家的酒店,你会发现所有房间的天花板(有时会在房间书桌的抽屉里面),都会有一个绿色的箭头指向朝拜的方向(Geibla,沙特的麦加城的『卡尔白』天房)。虔诚的穆斯林一天朝拜5次,方向搞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
讨论的最后,是以美国休斯敦太空中心的一所朝拜室的指向作为基准,然后制定了一套复杂精密的映射规则。


嗯,你的想象力又一次被你的经历限制了。


最后,祝福M君事业爱情从一个双丰收走向更大的多丰收。


欢迎给测试窝投稿或参与内容翻译工作,请邮件至editors@testwo.com。也欢迎大家通过新浪微博(@测试窝)或微信公众号(测试窝)关注我们,并与我们的编辑和其他窝友交流。
189°|1897 人阅读|0 条评论

登录 后发表评论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