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后记下的

2007-10-28  籽藤 

氙来了,又走了。跟驰一起。

尽管我是正处经济崩溃时破了一次财,尽管氙老公让我有一点小小的不爽,但和她们在一起还是很开心。这就是她们的魅力,再怎么不开心,跟她们无厘头地相互恶搞一下,什么都会烟消云散。

我们三个人手挽手地大步走,扯着嗓子说话,一边说一边张牙舞爪地笔划,一边笔划一边大笑,完全不管众人的眼光。呵呵,高中我们就这么张扬,现在还是如此。如果和其他好友可以称作“一伙”,“一群”的话,我们只能算做是“一堆”了。

我们站在路灯底下,商量去哪家馆子吃饭。驰和氙叽叽喳喳叫开了,我笑着看着她们,高中我们也是这样,跷课出来,商量去吃哪家的烧烤。

我低下头,觉得自己太怀旧了,现在也没什么不好,我活得很精彩。我边想着边踢脚下的石子,漫不经心地看路灯下和我们一样没正型的影子。黑乎乎的影子让我出了神,我看见当初站在路灯下的我们,现在正往各自的方向背道而去,一边奔跑,一边褪下青涩的皮囊。

衣服被扯了一下,两个死女人开始笑我无端的感伤了。“你是大婶吧?想许多,不会累死啊?真是奔三的年纪了呢!”她们说。我重重地打了一下她们的屁股,本来嘛,在姐姐面前没大没小的。然后,我们追打着玩了一路……

后来,我们去吃饭,再后来,她们走了。

可是今天晚上,氙发来短信,我摸不准她的情绪,好像是不开心,又好像是对现实无奈。我对她说,氙,幸福是在你自己手里的,我们要追求认准的东西,不要让自己的感情变得廉价。

氙只说了一句――我不想再折腾了

这句话让我心悸,原来在追求幸福的路上,我们都是胆小鬼……

 

362°/3622 人阅读/0 条评论 发表评论

登录 后发表评论